何美怡 - 躁狂抑鬱症一型(一)|+VE思
麗明一如以往在家拆信。她喜歡在星期天不用上班的時候,一早起牀,利用較平靜的心情,處理文件。

「唉,又要交年費。」她發現有一間銀行要交年費,年費可以不交,但要打電話到客戶服務,由「廣東話按一字」聽起,一想到步驟繁複就有點厭煩,但首先要找到客戶服務的電話號碼。她想着想着,卻被另一張月結單嚇了一跳:「二十三萬?」

為甚麼要還二十三萬?她可沒有簽過甚麼啊!正迷茫之際,卻發現收件人是弟弟柏立,不是自己。

柏立是麗明的弟弟,個性比較大喇喇,常常忘記找卡數這些「小事」,為了避免被罰息,所以文件都寄到麗明的家,由她代勞。

「二十三萬?」麗明一邊嘀咕,一邊致電柏立,電話的另一方傳來令人訝異的爽朗聲音:「家姐!對呀,二十三萬卡數!我借錢來買股票的!」「股票?你懂股票的嗎?你讀文科的。」「讀甚麼都不重要,經過我這幾天跟網友的研究,我已經知道股票必勝法!你放心啊,這二十三萬,很快會變成二百三十萬,甚至二千三百萬,哈哈哈!」

麗明想起,兩天前他才到柏立家吃晚飯,一切正常,他這個人比較踏實,不貪財,怎麼兩日後變了「股神」?

麗明決定到柏立家看過究竟。

「家姐!」異常有精神有魄力的柏立打開門,並不算令麗明驚訝,因為更驚訝的還在後頭:他怎麼像沒洗澡一樣,頭髮油油的,眼鏡髒髒的,鬍子也沒剃,在他精神的氣魄下,卻是黑黑的眼圈和不停的打呵欠……
何美怡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