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恒 - 金融監管改革 港可助力|恒聲集
近日,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由於金融監管體系重組,科技金融巨頭螞蟻集團取得金融控股公司牌照的進度受阻,或需今年下半年待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人事佈局出爐後才有進展。

今年3月,國務院提出「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建議在中銀保監會的基礎上組建直屬國務院的「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從央行手中接過對金融集團的日常監管及金融消費者保護職責、從證監會手中接過對投資者的保護職責,正式開始新一輪金融監管體制改革。

隨著金融體系的驚人發展,其規模及複雜程度更需要專精、有體系的監督管理,否則監管空白就會催生P2P、加密貨幣等亂象野蠻生長,而這種需求在國際間風雲詭譎的局勢下尤為迫切。香港作為在最新排名中蟬聯國際金融中心第4位的中國城市,可在國家的金融領域改革中扮演更為關鍵的角色,並從中穩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適合當先行先試城市

最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訪港代表團完成2023年第四條磋商討論,並發佈初步總結,對香港的金融及經濟環境作出積極的高度評價,認為即使在全球宏觀金融充滿挑戰的情勢下,香港仍受惠於高水平的金融業規管、充裕的資本和流動性緩衝及穩健的金融體系。

過去多年,香港在連接中國和全球市場方面的優勢,主要體現在資本流通和離岸人民幣業務兩個主要方面,通過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等機制,香港和內地的投資者可以相互往來對方的股市,更讓國際投資者有機會接觸內地市場。以滬深港通為例,目前日均接近千億人民幣的成交額為啟動之初的16倍。

筆者認為,除了以上的外在表現外,香港與內地金融業的內在聯繫涉及更為內核的價值——金融監管的經驗互鑒。

本港擁有健全的規管及監管制度,金融業發展積累較豐富,在過去已經與內地分享不少成熟的管理經驗。如今中央政府將金融監管作為金融體制改革的重要節點,可以更明確地建立香港與內地的金融監管合作平台及經驗互鑒機制。

以發展迅速的虛擬金融為例,香港的體量相對較小、金融體系相對完善,尤其適合作為先行先試城市,為此金融行業分支在全國範圍內的規管奠定基礎管理架構。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