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麗君 - 果斷執法是止息暴亂上策|中環High Tea
法國騷亂,在電視新聞片上見到的情況,令人回想到2019年香港黑暴橫行的黑暗日子。兩個地方在不同時間發生動亂,情況何其相似,但法國總統馬克龍果斷出招,事件發生一周,局勢已經緩和下來,後續如何,仍然有待觀察。

今日的法國騷亂,參與者有不少未成年人士,暴亂期間有人攻擊警察局、縱火、焚毀車輛、蓄意破壞、搶掠店舖,並在社交平台上載有煽動性的帖文和影片,以鼓動人群上街搞事,看到這些情景,相信很多香港人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法國今日和香港當年的動亂情況雖然如出一轍,但政府的處理手法卻大相逕庭。馬克龍以鐵腕手法快速應對暴力衝突,在幾日內令局勢緩和,結果是累計有約4000人被捕,當中有超過1200人仍未成年,年齡最小的只有12歲。除了大舉拘捕之外,涉案人士更在極速之下被帶到法庭,甚至即日判刑。由於涉案有不少未成年人士,馬克龍打算按《法國刑法》規定,以未能管束子女為由,向他們的家長罰款。馬克龍亦要求社交平台將有煽動性的敏感影片下架。

法國以鐵腕政策處理暴亂,成效明顯。即捕、即審、即判確實帶來巨大的阻嚇作用。如果法國政府今日所用的鐵腕手法是特區政府於2019年所採用的手段,香港的歷史會否完全改寫?對此,我們在今天不能妄下判斷,但視乎法國能夠在一周內平定暴亂,可見迅速拘捕和定罪必會對蠢蠢欲試去搞事的人有心理壓力,暴亂至少不會不斷升溫。

回想當年,特區政府對待示威者相對容忍,但當時已經有人覺得政府的手段不可接受,因為他們骨子裏相信西方社會只會對示威者採取包容的態度,他們的思維是有訴求的人,便應有無底線的自由去表達訴求。這些人若看看今天法國對付示威者的手段,便會知道當年特區政府有幾寬鬆。

自由無底線,抗爭有理,違法達義等等口號,是西方社會特別是英美等國當年向香港年輕人洗腦的口號。暴行發生在香港,他們懶理,當年特區政府進行一些基本執法工作,已被他們大肆抨擊,今天法國果斷出招,西方社會有幾大迴響?香港人今天目睹法國如何平息暴亂,便知道香港在2019年錯過了多少機會去減低暴亂對香港的傷害。面對未來,我們當然希望香港不再有暴亂,但若不幸地有人再搞事,看看法國我們便知道甚麼是應對的上策。
黃麗君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