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申訴王|窮半生研製盲人杖為失明人士領航 港唯一盲人手杖廠瀕倒閉

更新時間:08:30 2023-09-07
發佈時間:08:30 2023-09-07

失明人士活於黑暗中,唯有靠一支手杖領航,所以一支實用的手杖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今年78歲的黎水根(水根叔)本身是失明人,亦是經營香港唯一盲人手杖廠的工匠,有不少本地及外地的失明人都使用由他出產的「水根杖」,水根叔向《星島申訴王》表示,堅持了三十多年的手杖廠,卻因租金問題,前路仍一片昏暗。

「水根杖」不單獲得本港失明人的支持,更開拓至海外市場,曾經銷售至德國、法國、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及日本。本地或海外訂單雖然不算龐大,但總算穩定,直至新冠疫情,生意受到重擊。失明人因疫情減少出外,海外訂單逐漸減少甚至無,一捱便捱了3年。

水根叔的工廠原本是位於火炭、房委會旗下的穗輝工廠大廈內,但一年前因工廈需收回重建,故水根叔遷往同區另一私人工廠內,惟租金由4000元加至7000元。水根叔直言,難以支撐下去,希望政府可以提供協助,讓這盤生意可以繼續下去。問到水根叔若果真的難以支撐,曾否想過何時結束工廠?水根叔黯然地回答:「我唔希望有咁嘅一日。」

踏上造手杖之路

水根叔3歲起開始失明,自幼便與家人從內地汕尾坐漁船來港,之後被介紹往讀書、接受五金訓練,令他開始認識機械知識,再接觸造拐杖。他的第一支手杖是由社福團體贈送,雖然之後也接觸過其他手杖,但始終功用一般,正是因為自己也是用家,故知道一支怎樣的手杖才適合失明人使用,最初是與幾位朋友尋找工廠生產,但始終難合心水,決定與朋友分工,「一人做一部分,做完一部分,就運去另一個人屋企繼續加工」,慢慢造出最合心水的盲人手杖,亦開始自行開廠生產。

因為水根叔積極參與很多組識的義工工作,有機會出席一些國際研討會,認識了不少海外組織人員,「出到去我拎住我做嘅手杖,咁又摸吓人哋用嗰啲,大家傾傾就有人同我訂貨」,才得以開拓海外市場。

對於手杖廠目前的艱難情況,不少網民均感到可惜。大部分網民均留言稱欣賞水根叔的毅力,希望這門手藝得以留保,以及傳承下去。

網民支持水根叔的盲人手杖廠。
網民支持水根叔的盲人手杖廠。

一直協助及「幫襯」水根叔的香港失明人互聯會總幹事盛李廉(Tony)直言,非常佩服水根叔的貢獻。「水根叔呢個手杖工廠,其實係香港第一代社企,佢係解決一個社會問題,盲人必需品就係手杖。」該會約1800名會員,大部分均使用「水根杖」,「幫襯」了廿多年從無加價,仍然維持100至115元左右,其他產地又有質素的手杖,價錢動輒是「水根杖」的3倍。「佢嘅設計係服務一群人,並非牟利,所以我好欣賞佢三十幾年繼續撐呢樣嘢。」

【點擊睇水根叔製作手杖】:

冀當局協助延續工廠

對於水根叔的訴求,Tony補充指,政府各部門是可以幫到水根叔,例如目前房委會已收回很多前互助委員會的1600個單位,很多社福工場都位於這些屋村單位內,故可以騰出其中一個單位予水根叔的工廠繼續運作。另外,Tony亦建議,當局可考慮善用空間,如盲人工廠現時獲政府撥出清水灣道一所已停辦的學校校舍重置,校舍樓高5層,尚未用盡,故希望當局可協助向盲人工廠商討騰出一個空間予水根叔,以解其燃眉之急,而且水根叔一直有個心願是希望可以教導更多失明人學識維修、設計、生產手杖,讓失明人有一門手藝之外,更可將這盤生意傳承下來,故若能進駐盲人工廠,只要有失明人想學,水根叔定必傾囊相授。

就水根叔的情況,《星島申訴王》向政府相關部門查詢,社署回應,就水根叔提出於香港盲人輔導會營辦的盲人工廠內教導其他失明人士製作手杖,讓他們學到一技之長的建議,社署已轉告輔導會,該會亦表示樂意考慮。

社署又補充,輔導會現以象徵性租金每月一元租用該空置校舍,作臨時會址之用。如輔導會與個別人士合作,於工廠和庇護工場內教授製作手杖,則可被視為該工廠和庇護工場的服務使用者。

房委會則回覆《星島申訴王》指,當初重建穗輝工廠大廈時,曾向受影響租戶提供一系列協助,包括特惠津貼等,相信這些安排已幫助受影響租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島申訴王》為民請命抱不平、追蹤城中熱話,亦會搜羅坊間溫情小故事。你申訴,我跟進,WhatsApp搵91999933,《星島申訴王》隨時候命!

立即報料:https://bit.ly/3IMunqd

《星島頭條》APP經已推出最新版本,請立即更新,瀏覽更精彩內容:https://bit.ly/3yLrg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