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首異處|金庸餽贈6000美金遭拒收 李澤厚:巨人出手如此小氣
更新時間:07:20 2024-02-05
發佈時間:07:20 2024-02-05

哲學家李澤厚生前立下「冷凍頭顱」遺囑,並獲執行。這位哲學大師向來特立獨行,不拘小節。2018年武俠小說泰斗金庸逝世,他撰文回憶上世紀九十年代曾經謝絕金庸餽贈6千美金,還說「我心想如此巨人,為何出手如此小氣」,引起爭議。 

金庸去世,李澤厚為香港媒體寫悼念文章,談到當年他赴美前到香港,謝絕了金庸給他的6千美金,「我心想如此巨人,為何出手如此小氣」,「我既應約登門拜訪,豈能以六千元作乞丐對待,於是婉言而堅決地謝絕了。他當時很感驚訝。」

相關新聞:
身首異處|哲學家李澤厚立「冷凍頭顱」遺囑 家人證留大腦作科研

文章引起很大的爭議。李澤厚後來受訪表示,「老實講,我這個人的確太不懂人情世故了。」中國有句老話——「批判會上無好人,追悼會上無壞人。」「我不大注意這些,違背了大家的禮儀習慣,所以捱罵也就『活該』了。」

上世紀五十年代,二十多歲的李澤厚在北京大學已經與朱光潛等老一輩學人進行美學論爭。

李澤厚說,「我沒任何顧忌。我在北大做學生的時候,老實講,主要靠自學。」「我從來不迷信導師。後來馮友蘭、胡繩,都想我做他們的研究生,我不幹。我覺得至少在人文領域根本不需要甚麼導師,有導師反而受束縛。」「我這個人不大願意跟人交往,這是我最大的缺點。」

 

一般人寫序,最通常的做法是發掘一下書的優點。上世紀八十年代,李澤厚為博士生趙士林的書寫序,在序中批評「這本書是他完全瞞着我寫的。因為他知道,我將不會同意他在準備博士學位論文的時候弄這些東西。他寫完後告訴我,我當然沒辦法了,總不能叫他去燒掉。」「我拒絕看這本書的任何一個字,也不對這本書負任何責任。」


---
《星島頭條》APP經已推出最新版本,請立即更新,瀏覽更精彩內容:https://bit.ly/3yLrg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