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0 (星期四)  
 30º  79%

【人物誌】堅守有機農產關口 黃煥忠化身「狗仔隊」

2019-02-02 (08:25)
Previous Next
       新界古洞南農業園動工在即,新農業政策再掀起討論。浸大生物資源與農業研究所所長黃煥忠見證本地農業走向新里程,心底既喜亦憂,他早知香港農業之路滿途荊棘,昔日推行有機食物認證制度,曾遇過不良菜販魚目混珠,逼使其化身「狗仔隊」偵查冒牌貨。去年黃煥忠趕於退休前申請資助,盼爭資源進行農業研究,甚至開辦學位課程訓練農業專才,不少人只覺天方夜譚,但他守護香港農業多年,為了農地保育、食物安全及糧食自給率,如今又豈有不堅持的理由?
      
      上屆政府於2016年《施政報告》宣布新農業政策,提出設立農業園及成立5億元的「農業持續發展基金」等措施。研究有機耕種逾20載的黃煥忠,談到相關政策總有笑意,只因農業政策得來不易,尤其本地農業佔GDP不足0.1%,以往多年未受重視。
      
      農業園擔當示範角色
      
      黃煥忠認為,農業園可擔當示範角色,定位跟種植食糧的內地農地不同,而是應設最先進的農耕技術,為農民提供現代化技術支援,改善出產質素,「香港擱置此事多年,別人走得比我們快,幸好現在重拾亦未算太遲。」他相信只要政府劃出農業優先區,農夫看到清晰農業政策便能安心發展農場。
      
      本港農業自上世紀70、80年代式微,自此難跟內地的廉價農產競爭。黃煥忠表示,綠田園基金於千禧年已有10多年推廣有機耕種的經驗,惟進展非常緩慢,市民對有機農產的認識不多,連大型超市的認知度也低,當時的低谷驅使他跟綠田園基金攜手,於2002年向蔬菜統營處申請農業發展基金,成立香港有機資源中心(ORC),「若無政府的資源投入,單靠民間機構的效能很低,我們需有更大助力。」
      

       港有機農夫比例冠全球
      
      香港的農業革命,可追溯至有機資源中心為本港建立的有機標準及認證系統。黃煥忠憶述,早年綠田園基金創辦人周兆祥很難游說農民放棄傳統耕種模式,原因跟市場未為機農業設下定義有關,認證系統讓公眾較易理解有機及傳統耕種的分別,以至前者可賣貴3倍。此後有機農業發展理想,短短4、5年已有逾20家農場取得認證,目前數量更達150家,與此同時,ORC舉辦的全城有機日,參加人數亦不斷遞增。
      
      有項香港農業數字常令黃煥忠倍感驕傲,「香港有機農夫對傳統農夫的比例為全球最高,我在國際會議分享此數據時,許多人都感到驚訝。」他不介意農夫為利潤而轉營,但絕不容忍農夫無視規定下農藥、混雜非有機菜及外購產品充當自家出產,企圖以非有機農產品魚目混珠,若證實有違規個案,ORC即吊銷該農場的牌照,「曾有人講粗口罵我們,但我們作為認證機構必須守住標準,否則消費者蒙受損失,亦破壞了我們的系統。」
      
      本地農業有助守護食安
      
      原本認證機構只充當獨立角色,但黃煥忠為守住本地有機農產的關口,數年前開始跟職員化身「狗仔隊」,偵查不符銷售數據的違規個案,「扮客人去買菜,發現有零售商用我們的證書賣非有機菜,同事親自找破綻再向海關投訴,可惜有時辛苦一輪都告不入。」
      
      作為生物系學者,黃煥忠看似跟農業沒有太大關係,惟因他專門研究有機廢棄物,故跟土地結上密不可分的緣分,最初他只為保育農地,不忍見愈來愈多農地被破壞成棕地,但多年間深入農業,他更覺本地農業的價值不止抗衡城市發展,同時亦有守護食物安全、提升糧食自給率,以至聯絡城市人與泥土等功能。
      
      「除非農夫造假,否則無化肥、農藥的有機農產必定安全無污染。」黃煥忠續說,港人必須正視內地食安問題,尤其本地市場依賴內地菜,鮮有有機農產入口,故須有適當的自給率,以免出現類似近日內地發生豬瘟,本港無豬食的困局,「本地菜的自給率只得1.8%,反觀大城市如上海都有超過3成,新加坡亦有8%至12%,哪怕我們的自給率較低,至少可否升到4%?」
      
所有留言

<